我已经快要记不清她的样子了!
近来总是不断的做梦,醒来脑子里总是乱七八糟,一个一个的片段,让我回忆又不得始终,索性我决定写下来。那是2010年的冬天,我记忆里最冷的一个冬天,当我在常州的出租屋里,坐在门板上,裹着被子喝完最后一瓶啤酒的时候,我决定放下手机,删掉关于她的一切,按她最后一条信息说的,离开她的城市。 而直到那一刻,我......
评论数:10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