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上有很多的稀世珠宝,而很多朋友会去注意到这些珠宝大多是因为听到它们卖出的惊人价格。确实很多珠宝也是在拍卖场上才让人们重新认识到它们惊人的价值,那对于我们来说,平时听比较多的两个拍卖会是佳士得和苏富比。在这两个卖场上见证了很多稀世珠宝的易主,而我们也是在那些一次次一锤定音中才恍然发现,噢,原来这个珠宝是她(他)的。

而伴随着这些稀世珍宝我们也才注意到它们原来的主人,也才会去发现这些珠宝和它们曾经主人的故事。那要说到在珠宝收藏界里创造拍卖惊人数值的私人珠宝收藏的传奇人物,女士绝对要占不低的比例。

其中Elizabeth Taylor在佳士得拍卖数额就超过1.3723亿美元,紧跟其后的美人是温莎公爵夫人的珠宝,拍得5030万美元,接下来便是Lily Safra 莉莉萨夫拉,她的珠宝拍卖金额是3792万美元,我们今天要一起分享的便是莉莉萨夫拉的这些闻名于世的珠宝。

这是莉莉萨夫拉经常佩戴的一条祖母绿项链,来自于卡地亚私人订制。这条项链的设计很特别,一个是因为它上面的花朵造型非常精美,另一个是因为上面的祖母绿相对其他土豪规格的大小来说比较小巧玲珑。但正是这样的大小让这些祖母绿如同一点点莹绿的星光点缀在项链上,让这个项链看起来奢华又清新舒服。

根据资料这条祖母绿项链价值约779万人民币,除了这条清爽的祖母绿项链,莉莉萨夫拉还有另一条相当土豪级别的祖母绿珠链,那串珠链总共用了约598.71克拉的祖母绿,珠子有两层,分别有33颗和31颗,珠子直径在7.4~17.0mm之间,颗颗饱满莹绿。不过我个人更喜欢这一条清爽的祖母绿,也有朋友开玩笑说,如果咱的翡翠也做这样类似的设计会不会也能出这样惊艳的效果。

莉莉萨夫拉一生有过四次婚姻,从17岁嫁给阿根廷巨富马里奥·科恩,到第二任丈夫富豪商人弗雷迪自杀,并留给她全部财产。最后是1976年与杰出的黎巴嫩籍银行家爱德蒙·萨夫拉(Edmond J. Safra)走进了她的第四段婚姻。莉莉“萨夫拉”的姓氏,也来自于他。萨夫拉是这四任丈夫中,家底最为雄厚的。他是纽约的一位银行家,据说在当年就已经拥有25亿以上的身价,正是萨夫拉把莉莉带进了收藏稀世珍宝的大门。

在莉莉·萨夫拉众多的收藏品中,这朵世界名品娇艳欲滴的山茶花胸针我想应该有朋友有印象。这是珠宝大师JAR Camellia Brooch-Claudine的杰作,以缅甸红宝石镶嵌,根据资料介绍它在日内瓦佳士得慈善专场拍卖上以430万美金成交,为其估价4倍,当时也创下了珠宝首饰大师JAR的珠宝拍卖纪录。这样一枚鲜艳的胸针戴在身上,不知那画面是人比花娇,还是花将人衬得更艳。

除了那枚山茶花胸针,莉莉萨夫拉拥有的珠宝里还有一枚举世闻名的红宝石戒指,便是“希望之红宝石”。这枚戒指来自尚美巴黎,主石是一颗重32.08克拉的缅甸红宝,还在两侧搭配了白钻,艳丽夺目。这枚红宝石的原石产于缅甸,由尚美珠宝公司(Chaumet)制作,原为Boisrouvray伯爵夫人Luz Mila Patino所珍藏,后来才到了莉莉的手里。

它在2012年的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了642万3千瑞郎的天价,换算成美元差不多是每克拉21万美元,刷新了红宝石拍卖世界纪录。不得不叹一句,这才是传闻中价值连城的鸽血红,以后有朋友要找极品鸽血红的,咱就照着这去找吧。

最后我们再欣赏莉莉萨夫拉的这枚碧玺钻石花朵胸针,一颗偌大的钻石被花朵的藤蔓缠绕在中间,颇有花团锦簇的味道,又有些像一颗晶莹的大露珠被枝条紧紧裹住,不愿它掉落到地上。这颗梨形钻重37.23克拉,整个胸针设计也是出自珠宝大师Jar,得很客观地说一句,这颜色配上这造型设计让人看到了花朵恣意绽放的放肆,越看越有味道。

细细看下来,有时会觉得莉莉萨夫拉的一生和她的这些珠宝很像,也许正是因为在这些珠宝上看到了她自己的人生,她才会收藏这些稀世珠宝吧。正所谓美人终老去,珠宝终易主,也许唯一不变的是那份美在岁月长河里留下过印记。

(作者|空辰下的兔子,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也许你也感兴趣:

作者:
该日志由 破折君 于2020年09月16日发表在潮流时尚分类下,
转载请注明: 她的珠宝举世闻名,“希望”红宝石也属于她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